圓滿一體

借用《人生操作手冊》的一段話:「修行」從來不是專為不想理世間事的人們設計的宗教活動,而是真正能讓你舒舒服服暢遊人生的無價珍寶,如果你還在認為「我每天為生活忙得苦不堪言,哪有時間修行?」,那就像我告訴你「嘿,你衣服暗袋裡有顆價值連城的明珠,你快找找!」結果你說:「我每天為生活忙得苦不堪言,哪有時間找什麼明珠」。噢,這真是快把諸佛菩薩都急哭了!

當我們想要提升,但對一體的概念不瞭解時,就像一個小小的「我」通過努力一直往上,期望有一天可以達到某種狀態。在這樣的邏輯下,要達到所謂開悟的境界,有時候反而不容易。

我以前很喜歡克里希那穆提,他有一本書叫做《論恐懼》,這本書開宗明義就說:假設我們要去除恐懼,不是把造成我們恐懼的東西拿掉,而是去了解恐懼的結構到底是什麼?當你瞭解恐懼的結構,就會發現,原來恐懼根本就是庸人自擾、只是一個妄念。

就像我們所說的:根本不存在好劇情和壞劇情,因為它只是一個劇情,只是我們去連結了一個判定標準,對一件事情才產生好跟壞的分別。

克里希那穆提也曾說過,當我們訂了目標:我願意透過努力學習、修煉、實踐,總有一天可以達到開悟的狀態──只要有這個想法,事實上就無法開悟了!為什麼他會這樣說?

達摩祖師在《血脈論》裡面也有提到:【道本圓成,不用修證】。所以「修」道也只是一個名相而已,事實上道是不用修的。

為什麼道不用修?因為每個人本來就究竟圓滿,所以不是讓自己透過努力修行來達到更高的境界,我們是要回到本來就是的狀態。從某一個角度來講,其實你「本來就是開悟的」,你本來就是佛,只是可能有很多很多的執著、妄念,障礙我們本來面目。那些執著、妄念最重要的關鍵,其實也來自於不明白而已。

所以在佛教裡才會有這麼一句話:「離一切諸相,則名諸佛,離一切相,即一切法。」離一切相還包括離文字相,才會說所有的經典都只是「指著月亮的手」,不用那麼執著於文字本身。但若不了解核心,只是在表面上下功夫,就像禪宗的一個比喻:再怎麼努力磨磚,終究無法成鏡。所以不管怎麼樣,「明白」才是關鍵。

明白什麼?明白我們的頭腦本來就會分辨好壞,但是完全不影響我很清楚的知道:物質世界的劇情都是光子的排列組合,都是意識資料的示現。雖然我們的情緒上恐懼、害怕失去、渴望被認同、想要掌控,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,那些都是生物本能、都只是資料庫的作用。所以你會發現,情緒就不再是我們的主人了。